当前位置: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 > ca88 > 14座完登者Blanc,回忆安纳普尔纳雪崩中离世登山

14座完登者Blanc,回忆安纳普尔纳雪崩中离世登山

文章作者:ca88 上传时间:2019-08-20

图片 1

  户外资料网(www8264.com)讯,随着寒冬的远去,沉寂的喜马拉雅将再迎来新一轮攀登高潮:3支登山队欲尝试珠峰上开辟新的登顶线路;63 岁的美国老人Bill Burke计划单季内登顶珠峰南北双坡;不服输的73岁西班牙老人Carlos Soria今年春季目标锁定海拔8091米的安纳普尔纳峰,他个人的第10座8000米独立山峰;钟情于速攀的两位大牛Don Bowie和Ueli Steck也将再次踏入喜马拉雅,目标是安纳普尔纳北坡路线,如果顺利,他们还计划攀登珠峰;而久未露面的超级登山夫妻Nives Meroi和Romano Benet这个春季也将开始全新的探险,与 Peter Hamor和Horia Colibasanu搭档一起攀登干城章嘉峰。

  4月26日13:40,意大利登山老牌登山向导Abele Blanc成功登顶世界第九高峰-安纳普尔纳,并完成了全部14座8000米山峰的攀登,成为意大利第3位无氧方式完成这一壮举的登山者。1992年他登顶个人首座8000米极峰,18年6月26天后,已经57岁的他的14座攀登之旅暂告一段落。

UTO;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翻译:zjm424

  珠峰-俄罗斯队欲珠峰尝试新路线

图片 2
Abele Blanc,10年6次尝试终于登顶安纳普尔纳

安纳普尔纳北壁,亮蓝色羡慕显示荷兰队路线与原先法国队路线(红色线路里面C2标注的)深蓝色线路为Iljas Tukhvatullin想要创造的北壁直上攀登线路。

图片 3

图片 4
安纳普尔纳峰

曾经创造珠峰与K2新路线的来自乌兹别克的出色登山家,Iljas Tukhvatullin,已经在今年秋天安纳普尔纳北坡的雪崩中遇难。

俄罗斯队珠峰新路线攀登示意图

  Blanc先后多次造访安纳普尔纳-这座曾留给他深刻记忆的山峰。2005年的安峰之旅因雪崩他失去了最亲密的搭档Kristian Kuntner,自己也受重伤;随后一年他再次来到这里,可是中途家中传来噩耗其二女儿登山过程中遇难,他带着悲伤再次离开这里。

图片 5

  这个春季至少3支队伍宣称要去珠峰尝试新路线或者鲜有人成功的路线。由Alexander Abramov担任领队的俄罗斯登山队将从我国入境,起始路线选择Changtze北山脊路线,然后进入北坳,沿着标准的北坳路线冲顶。如若成功,这条路线将成为珠峰上平均海拔最高的登顶路线。

  但这些悲痛的经历被没有击败Abele Blanc,他对于攀登的热情也没有丝毫减退。继去年无氧登顶珠峰后(1992年曾吸氧登顶),安纳普尔纳的成功登顶意味着他近20年8000米山峰征程的结束,这位来自奥斯塔山谷的登山向导也因此成为意大利第3位全球第11位无氧登顶全部14座的登山者。

Iljas Tukhvatullin

  今春多支美国队伍欲攀登珠峰

  Blanc是一个低调少言之人,这次安峰之旅更甚少人知晓,没有新闻发布会,一个人静悄悄地实现着自己的梦想。尼泊尔当地时间01:30左右他从海拔7200米的安纳普尔纳3号营地出发,同行的是一支韩国登山队和他们的夏尔巴协作。

这是今年秋季登山季中,继玛纳斯鲁大雪崩后发生的又一起突发山难。在之前的马鲁斯雪崩中,已经完成登顶的著名的法国向导LUDO CHALLEAT 和Remy lecluse同时遇难。

  美国《国家地理》杂赞助Conrad Anker和Cory Richard挑战珠峰西山脊路线攀登-一条近20年无人登顶的高难路线。去年2月初Cory Richard曾和Simone More、Denis Urubko首次冬季登顶迦舒布鲁姆II峰,成为首位冬季登顶8000米山峰的美国人。

  向上的路没有那么简单,他们选择沿北坡路线攀登(左边是常规的法国路线),整体难度虽稍低,但技术要求颇高,有很多问题。最后的高原部分覆盖着厚厚的新雪,形成200米长的雪沟。此外,,在登顶之前Blanc还不得不和韩国登山者及夏尔巴们一起找到主峰顶和安纳普尔纳I之间山坳的出口 。下午13:40分,离开3号营地11个小时后 Blanc正式登顶,随后下撤,一行人当晚夜宿在3号营地并且勘察下方冰塔的难度,次日安全返回大本营。

这次秋季登山季中,只有两个队伍尝试安纳普尔纳北坡的攀登。Tukhvatullin带领一队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登山者尝试1950法国队常规路线,与此同时俄罗斯人Gleb Sokolov与另外一只能力更强的队伍想要共用一条最远可达C3营地的路绳,然后尝试一条新的北壁直上登顶的路线。

  Eddie Bauer和North Face公司将分别赞助队伍尝试西山脊路线和南坡传统路线。首位登顶珠峰的美国人Jim Whittaker(1963年)的儿子也将尝试西山脊路线。

  Abele Blanc这次安纳普尔纳之行如同高度机密隐藏了数周时间,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发的,也没有人事先知道他攀登的是安纳普尔纳峰-他的最后一座8000米,一座带给他悲痛记忆的山峰。10年的征程,6次尝试难以忘记的悲伤记忆,Blanc终于站在安纳普尔纳的顶峰。

在一段时间的大雪后。10月5日Sokolov 和他的俄罗斯队成员成功地在6400M海拔建立C2营地,而后所有的攀登者在修通至C3营地之前都在大本营休整。

  此外,来自加州的63岁登山者Bill Burke打算春季完成珠峰南北坡双路线攀登;Chad Kellogg的目标则是大本营到峰顶的速攀记录。

  “从1982年开始攀登全球14座最高峰就成了我的梦想,”

10月7日下午,54岁的Tukhavatullin与51岁的同伴IvanLobanov从5600米的C1营地向C2前进过程中遭遇了巨大的雪崩。

  多位大牛再回8000米山峰

  Blanc在去年接受采访时说道,“几次安纳普尔纳攀登均无功而返,这最后一座8000米。我放弃过,离开过,但最终选择再一次尝试。但2010年Blanc选择了首先攀登珠峰,登顶时间比预计的晚很多使他没有时间再去尝试安纳普尔纳。

安纳普尔纳的北坡是出名的危险,法国队的路线被大的冰塔所威胁,这条路线过去曾经发生过冰塔掉落从而引起雪崩的事件,经常造成惨剧发生。

  有过46次高山探险经历的西班牙“钢铁侠”Carlos Soria,,这位73岁的老人目前已抵达尼泊尔开始攀登训练,这次他的目标是世界第10 高峰—安纳普尔纳。“我不关心什么记录,”Soria说,“但我想给年轻人树立一个榜样。传递的信息?努力工作,健康生活,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2001年的时候Blanc便登顶了他的第13座极峰-道拉吉里,而接下来的10年,6次尝试,终站在安峰之巅,实现了自己的14座8000米攀登梦。

第三个攀登者,在C2下方150米处幸运地逃过了雪崩,仅仅遭遇了滑坠,他报告没有冰塔掉落。

  两位老搭档Don Bowie和Ueli Steck也将再次踏入喜马拉雅,目标是安纳普尔纳北坡路线,如果顺利,他们还计划攀登珠峰。

而后,这只登山队的搜寻了这块区域并且报告雪崩区域很大。两只队伍被迫放弃安纳普尔纳

  值得一提的是,久未路面的超级登山夫妻Nives Meroi和Romano Benet这个春季也将开始全新的探险,与 Peter Hamor和Horia Colibasanu搭档一起攀登干城章嘉峰。3年前他们夫妻一起尝试无氧攀登这座山峰,但在冲顶时刻Romano身体出现病症,为了爱人的安全,Nives毅然的放弃攀登,搀扶他下撤。

来自塔什干(乌兹别克首都)的Tukhvatullin曾经留下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攀登,他的名字常常与俄罗斯最出色的阿式登山家Pavel Shabalin并列,为人津津乐道。

  登山者Allie Pepper 将搭档Dawa SHERPA一起攀登马纳斯鲁峰,同行的还有Lucille de Beaudrap。

在1998年,Tukhvatullin 与Alexander Abramov 和Shabalin一起完成了位于前苏联著名攀岩与攀冰圣地Karavshin山谷的Ak-su峰北坡高差1500米的首次东攀线路,这三个攀登者完成中央路线(此条路线在夏天时被评定为6A难度)

这次Tukhvatullin第五次Ak-su峰攀登,尽管他之后想要与Shabalin再次花16天尝试NOSE DIRECT路线(难度5.9)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尝试了尼泊尔境内著名的技术型山峰- Jannu北坡到达6700米,这条壮丽的路线最终被俄罗斯人在2004年完攀

2004年的春季他与一只庞大的俄罗斯队伍想要创造一条直上攀登珠峰北坡的路线。

他们创造了自1983后以后第一条独立攀登珠峰北坡路线,更具意义的是这是第一次六月登顶珠峰。

从8300米营地开始Shabalin,Andrey Mariev 和 Tukhvatullin想要直接垂直攀登8600米的岩石带,然而经过两天的努力他们决定从左侧绕过岩石带。他们是第一支抵达顶峰的俄罗斯队,第二个登顶的队伍包括Sokolov与他的队伍。

在2005年Shabalin 与Tukhvatullin搭档里程碑式地攀登了Khan Tengri峰(6995米)的北坡。他们攀登北壁直上的路线,与其他三条现存路线,创造了两个记录:第一次此峰的北坡被阿式攀登首登并且是第一个两人小队攀登。

他们花了9天完成了这条高差3000米的山脊,并且只花了一天半时间下降,Shabalin遭遇了持续的冻伤。他们只携带了一个1KG重的单人睡袋用于两个人的休息

在2007年Tukhvatullin与Shabalin一起,攀登了K2最难的一条线路,他们参与的俄罗斯队完成了第一条沿着K2西山脊的攀登路线。特别值得称道的是他们在8150米C6营地以上花了三个夜晚完成了这条路线。,

从2007年开始,许多攀登者开始批评俄罗斯队的传统长期围攻作战方法,他们指出虽然这种方法完成了令人羡慕的K2攀登,但是确实让人们看到登山者们阿尔卑斯式攀登这条K2路线是非常困难的。

很少有人去怀疑在俄罗斯人如此高海拔高难度的技术攀登中使用氧气的做法。

上个冬天Thuhvatullin回到了K2,想要尝试第一条冬攀K2的路线。攀登队在他沿南山脊转东南山脊路线到达7200米(Aka Cesen或者Basque的路线)后,不得不放弃此次攀登。

责任编辑:玄天

本文由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发布于ca88,转载请注明出处:14座完登者Blanc,回忆安纳普尔纳雪崩中离世登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