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 > ca88 > 一路向西去扬州,脑洞大开用脸打乒乓球是拍广

一路向西去扬州,脑洞大开用脸打乒乓球是拍广

文章作者:ca88 上传时间:2019-06-01

      女孩用脸打乒乓球,这可能吗?都说泰国的广告最好看,他可以打动观众们内心的情感。但是欧美国家的广告可以说是创意系统吸引了观众,最不能忽视的国家广告就是日本,它能让人脑洞大开,让网友印象深刻。

ca88 1

ca88 2

ca88 3

插画来自网络。

插画来自网络。

        记得之前在网上疯传的泡面广告吗?据说,这条广告瞎了不少网友的眼睛。一位大叔在吃了一碗泡面之后,立马变成一个美少女,在最后这位化身为美少女的大叔还不忘给观众朋友们一个大大失望香吻。可是还有比这更牛的。

-01-

高中毕业后我决定进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来纪念我逝去的青春,由于拖延症我一个月后终于买好了去长沙的火车票。

我准备去凤凰古城寻找艳遇,然而在我去火车站的公交车上时,新闻上报道凤凰古城被大水淹了,这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就在我一筹莫展感到人生如此艰难的时候,我看到公交车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在旁边的小孩脑袋上打了一下说,下一句是烟花三月下扬州,你个傻X!

ca88,这一记巴掌让我知道了我要去的地方,扬州!

我认为是上天对我的指引。

我重新买了下午去扬州的火车票,这是我十八年来第一次踏进火车站,这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想想自己的两个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我竟然有点激动。

我背着包拿着票一路狂奔着找自己的车厢,生怕还没有上车火车就开走了,当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车厢时我松了一口气。

我收拾好东西看着窗外等待着出发,我的对面坐着一个快五十岁的大妈和一个大叔。

火车在我激动的心情中开动了。

我脸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倒退的车站,心里油然而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我的第一次旅行就这样开始了。

-05-

窗外黑夜疾驰而过,偶尔有几家星火孤零零的散落在旷野中。

我的思绪沉静在这黑夜里,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快体会到了顾城的那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的意思。

我看着夜色不断的在脑海里回味这句诗,我与这车与这黑夜与这旷野融为一体,就在我要悟出一些东西的时候我闻到了一阵泡面的味道,我的哲学之路被泡面味打断了,我操!

我转头看见小姬在吃泡面,吃一口擦一下嘴巴,吃一口擦一下嘴巴,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看着这一套吃面的动作我终于意识到我已经半天没有吃东西了。

我掏出买好的零食边吃边递给小姬和对面的大叔大妈示意他们一起吃,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对面的大叔在不停的对旁边的大妈示好,一会儿讲自己的糗事,一会儿讲讲黄段子逗得大妈捂着嘴巴咯咯笑个不停。

我一直觉得大人们的口味很奇怪,比如中年的找青年的,老年的找少年的,但相比之下对面大叔的口味就清新脱俗了很多。

火车里的温度越来越低我拿出衬衣盖在身上靠着窗子睡觉,可是却睡不着。

看着火车里横七竖八的旅客,有的坐在过道睡觉,有的靠着行李睡觉。

我突然觉得此时此刻有座位都是那么的幸福。

旁边的小姬蜷缩在座椅上睡着了,对面的大叔大妈靠在一起也睡着了,我惊讶于大叔的撩妹手段,我想他年轻的时候肯定是风月老手,只是时过境迁当年的样子被岁月磨平了吧。

       一开始的画面还是那么的正常,一位大妈级别的人物正在奋力的打乒乓球,可是看着看着就有问题了。大妈的身后是什么?镜头拉近一看,原来是一妹子居然用脸打乒乓球!问题的关键这只是一个广告,寓意是用这款面膜可以让自己的脸便厚,要不实在想不纯其他的原因。网友们也是彻底的醉了。

-02-

就在车窗把我鼻子都快挤歪的时候我听见对面的大妈说道,小伙子第一次坐火车?

我回过头看着大妈笑着说,你怎知道啊?

大妈说道,你的脸把车窗都擦净了还不是第一次?

我嘿嘿一笑竟然有一丝害羞,我开口问道,大妈去哪里啊?

大妈说,扬州。

火车哐哧哐哧在轨道上行着,嘈杂的车厢里窜起了泡面的味道和脚臭味。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奇特的东西,虽然它们对鼻子是一个挑战,但是对第一次坐火车的我来说是一种纪念。

很多年后当我想起我第一次背着行李坐火车的那个下午,胸中回荡起了熟悉的味道。

风景在窗外路过,我和对面的大叔大妈聊起了天。

我,大妈去扬州干什么啊?

大妈听到我这样问突然脸上泛起了红晕,然后大妈用双手捂住脸嘻嘻一笑说道,去见网友。

说完又是嘻嘻一笑。

一个脱了鞋子盘腿坐在座椅上年近五十的大妈去另一个城市见网友,她怀着少女的初心期待着即将见到的网络那头朝思暮想的人儿。

看着大妈我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真的无所谓年龄和距离的。

我看着大妈笑着说,见网友.........嗯,时髦!大叔你呢?

大叔说,在扬州打工呗。

ca88 4

插画来自网络。

-06-

第二天早晨火车上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离终点站也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了。

我看着南方的水田和建筑,我看着陌生的一切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大叔大妈醒来了,他们互相看着笑了笑。

我把还在睡觉的小姬叫醒告诉她就要到站了,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对面的大叔对大妈说,下车我带你逛逛吧。

大妈用手捂着嘴巴看着大叔,眼神里透着光,笑嘻嘻的说,不要了,人家还要见网友呢。

大叔明显愣住了,煮熟的鸭子飞了谁能不惊讶呢?

本以为是一记绝杀没想到被反杀,人生啊,处处是惊喜!

走出车站,我和大叔大妈道别,大叔和大妈说了几句就分开走了。

我回过头看着一脸呆萌的小姬说,要不咱俩搭个伴?万一你看见瘦西湖想不开跳下去好歹也有人捞你。

小姬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一起吧。

ca88 5

插画来自网络。

-03-

火车摇摇晃晃的到达郑州,车厢里面人头攒动,有上有下。

我看着窗外背着行囊的人们,有大人抱着小孩亲吻的,有互相拥抱的,有对着车窗挥手的,对于我来说,火车是带我去另一个城市的工具,对其他人来说火车或许就是生活。

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我感觉旁边的座椅深深的沉了下去,我扭头看见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女生坐在了我旁边,我小心的往窗子边挪了挪。

火车又开动了。

由于来了一个陌生的面孔,我们四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大妈打破了沉默。

大妈,小伙子,你姓什么啊?

我,我姓夏。

大妈,哦,那就叫你小夏吧。

我笑了笑,然后大妈朝着新来的女生问道,姑娘你呢?

我旁边的女生吐了口气说,我姓姬。

大妈说,哦,那就叫你小姬吧。

我听到这个回答感觉有点熟悉,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后嘴里的水一口喷到了车窗上。

为了缓解尴尬我赶紧掏出一张纸擦起了玻璃,边擦边说这玻璃可真脏啊!

擦玻璃的同时我斜眼用余光偷偷的瞄了一眼旁边的姑娘,姑娘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接着便听见姑娘说道,可是人家不小了。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叔突然开口道,那我们叫你大姬吧?

-07-

我和小姬背着包朝站牌走,我们两个人对扬州的了解除了扬州炒饭就是烟花三月下扬州,春风十里扬州路等几句古诗。

我们边走边商量准备去哪里,我们讨论了一会儿最后一致决定哪个站的名字好听就去哪里,最后我们来到了文昌阁。

我们在文昌阁附近定了酒店,城市168,听起来很炫酷,就是不知道住起来是不是也很炫酷。

对于是住一起还是分开住我们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了,最后由于费用问题我们达成一致协议,住一起。

办理完入住后我睡了一觉,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揉了揉脑袋看向旁边床的小姬,床上没有小姬的影子。

我坐起来的时才发现小姬躺在地上摆了个大字呼呼大睡,我抬脚踹了她两下,小姬立马坐起来摇着头说道,谁啊?谁啊?

看着小姬摇晃的脑袋我笑了出来,然后对小姬说,收拾一下,出去吃饭。

我和小姬都是随性的人,我们的原则是顺其自然,所谓的顺其自然就是走到哪里住到哪里,走到哪里逛到哪里和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所以我们出酒店后一路漫无目的的游荡。

-04-

小姬是大一学生,由于期末考试没有给男朋友递小抄而惨遭分手,分手的理由我听过很多,但这绝对是最奇葩的一个。

为了忘掉过去小姬便趁暑假去旅行,她把这次旅行称之为寻找真实的自己的旅程,能不能找到真实的自己我不知道,但这个旅行的称谓也是够傻逼的。

由于都是学生我和小姬的关系瞬间亲近了很多,我理所当然的称呼小姬为学姐,简称姬姐。

小姬也是去扬州,她是为了去看一看瘦西湖,因为她的男朋友曾经告诉她说会在瘦西湖向她求婚。

一个大一的男生对一个大一的女生说很多年后我会在哪里哪里向你求婚,虽然听起来很浪漫,但他妈的也是够扯淡的了。

虽然现在求婚的对象没有了,但是瘦西湖还在,所以小姬决定去看看这个地方。

火车在轨道上哐哧哐哧的行驶着,外面夜色慢慢深了下来。

车厢里响起了“泡面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火腿肠要不要?”的叫卖声。

车内的温度骤然变冷,那些脱了鞋子的乘客终于经受不住寒冷而穿上了鞋子。

<未完...>

-08-

扬州的夏天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闷热,潮湿闷热。

我和小姬穿梭在满大街的电动车之间,我左躲右闪,小姬前蹦后跳。

我感觉我们就是一对武林高手,用躲避电动车的身法来一较高下。

在我们沉浸在这种欢乐之中时我听见疾驰而过的电动车上传来了一句,神经病!

我和小姬在东关街入口处的一家饭店吃了扬州炒饭,这是我十几年来吃过的最好吃的扬州炒饭。

我们顺着东关街一路往里面游荡,慢慢的天黑了,街两旁亮起了灯,游人如织,各种各样的店铺林立。

小姬拿着手机到处拍照,我边走边看,扬州的美女真多,不仅美女多而且在夏天的气温下她们的超短裙也很俏皮。

我们走到一家卖臭豆腐的店门口时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姑娘拿着刚买的臭豆腐与我擦肩而过,就在这一瞬间我便发现她的超短裙只有短没有裙,仔细一看都可以看见碎布下面半弧形的圆东西。

我看着这个东西对小姬说,快看,这妞的屁股真不错!

我刚说完,身旁的小姬和那个拿着臭豆腐的姑娘同时转过身看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耳边响起两个声音,死变态!

<未完...>

本文由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中心发布于ca88,转载请注明出处:一路向西去扬州,脑洞大开用脸打乒乓球是拍广

关键词: